中国商融网_最专业的商业资讯平台

特斯拉要自己制造电池了,国产新能源厂家雪上加霜?

2020-02-15 12:04: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最近,特斯拉的消息可谓是接连不断。

特斯拉要自己制造电池了,国产新能源厂家雪上加霜?

首先公布了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共同打造国内特斯拉 ,于是新年开始后,宁德时代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上涨,累计涨幅达30% 。

紧接着,特斯拉空头遭受巨额损失的消息传来,仅2020年以来,特斯拉空头损失已经高达85亿美元。

做空特斯拉?真的很难!!2 019年下半年至今特斯拉股价从最低点176.99美元,一路高歌上涨至最高968.99美元,短短半年,市值增长445%,总市值飙升至1700多亿美元。

而2月12日,又有新消息传来,特斯拉准备建设电池生产线试点,并自行设计电池生产设备,这也是特斯拉首次尝试自主生产动力电池。

消息传出,投资者不禁有些恍惚,特斯拉准备自建电池,那么在未来得日子,宁德时代、松下、LG化工这三家电池合作伙伴是不是要放弃?

在这一决定的背后,电动汽车制造商和电池制造商之间的博弈正在激增。

大局已定,寡头初现

国内电池行业的领导者,宁德时代当之无愧。

2019年的新能源市场不像前两年那么好。 动力电池行业作为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经历了严重的分化。

一年内强者强,弱者淘汰,2019年有超过100家电池企业倒闭,2017年还是业内三强的沃特玛如今也已经破产倒下。

GGII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中国累计动力电池装机量约62.38GWh,这其中,宁德时代实现装机电量32.GWh,同比增长37%,市场占比达51.76%。而2018年时,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还是41%。

前几年新能源汽车鼓励政策时的业内乱局,在“后补贴”时代遭遇行业下行,洗牌趋势越加明显。

遭遇年初这波疫情之后,原本在2019年末稍有起色的汽车消费市场,2020年也难言乐观,我们几乎可以预见,2020年的宁德时代市场份额可能还将继续扩大,国内寡头的行业地位呼之欲出。

而在国际市场上,欧洲电动汽车需求释放,国外头部电池厂商追赶速度惊人。

凭借特斯拉长期供货商的地位和先进的技术, 2019年,老牌电池厂商日本松下的出货量高达29.7GWh,几乎与宁德时代比肩,仅低3.1GWh,排名全球第三。

韩国LG化学2019年出货量11.7GWh,超过比亚迪,行业排名提升至全球第三。加上比亚迪2019年10.8的出货量,在全球110.2Gwh的总装机量中,前四强合计占比约四分之三。

世界四寡头二梯队格局初步形成,中日韩三足格局也基本确立。

2019年,工信部取消动力电池白名单,松下、LG化学、三星SDI等实力外资企业也将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其技术优势无疑将催化国内动力电池厂商的分化,这对国内中小厂商来说也无异于雪上加霜,全球的行业寡头格局也会进一步清晰。

话语权的转换

对于特斯拉以及其它电动车厂商,动力电池产业的发展趋势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电动汽车的“心脏” ,占整车总成本的30%-40% ,直接影响电动汽车的耐久性和安全性。

从前期的野蛮生长到现在的差异化,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留住客户,动力电池厂家面对的车厂一直处于弱势,行业整体利润率较低..

以松下为例,松下是特斯拉种电池的长期供应商,从2009年开始,松下专门供应电池组,近十年来一直密切合作。

那个时候,松下正处于困境,动力电池行业尚处于起步阶段,特斯拉没有选择,但毫无疑问的是,合作是互惠互利的。

但随着特斯拉产能的扩张和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新兴贵族”的出现,松下的独家合作地位开始岌岌可危。 松下社长津河一宏不止一次在采访时抱怨特斯拉频繁要求降价,以致松下没有稳定的利润空间。

更具竞争力的国内电池市场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产能过剩,竞争激烈限制说话和盈利能力电池厂的权利。

然而,正如上面提到的,作为当前的电池厂商之间的技术差距逐渐拉开里程,能量密度等指标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化的要求也越来越苛刻,头电池厂商也开始逐步改变“热”起来。

当动力电池寡头格局稳定时,行业寡头“按市价计价”机制一旦使用,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汽车厂商的议价能力将大大削弱。

考虑到整车占比40%的动力电池成本和电池行业逐渐不可逆转的马太效应,特斯拉开始筹办自己的电池生产线也就不难理解了。

野心与不得已

而全球新能源主机厂中,目前唯一可以实现电池自产、自行供给的,只有比亚迪一家。

即使特斯拉马上开始生产电池,对于特斯拉不断增长的庞大整车产能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更不用说电池巨头的技术储备,已经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这一事实,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上。

建电池线表面上看似“吃力不讨好”,长远看来是特斯拉的野心。

目前,特斯拉真正的核心卖点不在于它的电池续航时间有多长,而在于它的内部数字技术和AI自驱技术。

汽车行业的电动化与智能化已是无须置疑的未来趋向,就目前为止,特斯拉是全球唯一一家在这两个方向上都达到优秀的大规模汽车厂商。

此外,在科学和技术产品,还一样拥有一个核心卖点,苹果手机可以外包用来做所有的硬件型号,但特斯拉不行,仅一个核心部件动力电池的成本就占据整车40%-50%,如此高的成本权重意味着:一旦无法掌控将会带来极高的成本波动风险。

此外,在科技产品,苹果4的推出,将手机带入了智能触屏时代,但特斯拉的出现,并没能把汽车全部带入智能电动时代。

传统汽车和非智能电动汽车的过渡期过长,特斯拉生产能力的释放过慢,使特斯拉先行者优势不能完全保证其在未来的绝对领先地位。特别是中低档产品的出现,迫使特斯拉加强了对产品价格的控制。

因此,特斯拉想成为所有人心中的“白月光”,他们就必须得放下身段,消除未来电池成本的风险,减少行业竞争中的不稳定因素。

建立电池生产线的背后,是特斯拉想要占领未来智能电动汽车市场的野心,尽管显而易见,但是难度无法估量。

而对于宁德时代,松下来说,技术差距和特斯拉的后发竞争对手们,就是最大的护城河。